像是不知何去何从,冬天的不了解在这旱季逐渐消逝,那瞬间美丽的残红也只不过是霎那间的彩虹。

手上也许价值不菲戒指铐着手指上,隐隐灼痛的滋味在蔓延,却蔓延出红霞。

伤口上残留了泛滥的疤痕,狗儿在吠着那难堪的创口,越行越远的永恒,看不见。

珍妮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